小光,今年刚刚十岁,和普通孩子一样,是一个向往着成为勇者的男孩子。

故事传说的勇者,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,身边会跟着几名天才同伴,总能拯救人类于水火之中。

当然,普通孩子只是想想而已,大家都知道,自己成为不了勇者,或者说,连如何成为勇者都不知道。

但小光不以为然,每天都要求自己练一个小时的“剑术”,也就是拿那根自己无比珍藏的,光溜溜的小木棍瞎挥。

至于魔法和其他连名字都不清楚的战斗方式,小光也不知道如何训练。

小光的家,在一个离大城很近的小镇子上,可这种普普通通的家庭,很显然无法供给小光的魔法学习。

学习魔法,总得有个师傅,再至少,也得有本魔法基础介绍书籍吧,可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触到这些,除非将孩子送进魔法学院内。

不过,魔法学院都在大城内部,小光的家庭都没有在大城内生存的本钱,哪来的闲钱送小光去学习呢?

小光并不知道这些,实际上,整个镇子也没几个人知道这些,小光的父母自然也不了解。

他们只会微笑的看着小光,挥舞那根小木棍,没什么坏处,还对身体好,自然也没必要去阻止小光了。
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来到了小光十岁生日。

那天太阳不大,云朵很多,是非常舒服的天气。

正值大暖季的初期,风和日丽,万物复苏。

早早下课的小光,拿着自己的生日礼物——一把真正的小剑,来到“秘密基地”。

在一个在郊野山上,被古树包裹住的小区域中,小光正细细打量着这柄未开锋的小剑,思考要给它取什么名字比较好。

暖阳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射在小光身上,伴随着微风的吹拂,让小光渐渐有些困意。

等小光苏醒过来时,月亮已经悄然爬上树梢。

小光用力摇了摇头,清醒过来后,飞快的跑下山,这么晚回去,恐怕免不了挨一顿骂,不过今天是自己的生日,应该不会打自己屁股吧。

吱呀一声,把大门推开一条缝,小光偷瞄着屋内的一切。

这次竟然没有一个板栗敲在自己头上?看来今天不会挨打啦。

小光蹑手蹑脚的进屋,根据月亮的高度,现在应该是妈妈在缝衣服,爸爸在写工作记录的时刻,只要自己乖乖的回到自己房间,把今天的作业完成,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在经过书房的时候,小光侧过头,发现门没有关,于是悄悄的探出头,却发现爸爸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桌子前面。

这让小光有些困惑,又慢慢摸到爸爸妈妈的卧室,却也没有找到任何人。

他们都去哪里了?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?

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?

胡思乱想一通后,小光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算了,不管了,先把作业写完才是正事。

可写完了作业,家里还是没有一个人,小光皱起眉头,决定出去看看。

留下一张纸条在自己房间门上后,小光跑到外面。

让小光没想到的是,周围的邻居竟然没一个在家。

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

一些不好的想法在小光心中激增,故事书上也有过很多记载,比如吸血鬼,恶魔之类的存在,会袭击村子。

但这些都只是故事而已,根据历史课上学到的,人类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独立出来,人类全境禁止其他种族出现,就此一般人再也没见过其他种族。

小光心急如焚的在街上乱跑着,不停的大喊有人吗,可惜无人应答。

恐惧,渐渐蔓延。

用完力气的小光靠在镇中心的喷泉池旁边,大口喘着粗气。

究竟怎么回事啊!

镇子上一个人都没有!

不管不顾的小光大口喝下喷泉水,再度跑起。

爸爸,妈妈,老师,同学,邻居家的小妹妹,镇中心叔叔家的大哥哥……

大家,都去哪了!

小光一口气,跑到了镇长家门口,发现旁边马骥中,还有几匹马在睡觉。

不是所有活物消失?只是单单的人类?

小光深吸一口气,用力敲了敲镇长家大门,没有回应后奋力一撞。

果然很牢固,跟自己家完全不一样嘛……

从地上爬起的小光又瞄向那堵不算高的围墙,没费多大力气就越了过去。

一个警卫都不在,镇长也不在,所有人都不在……

虽然跟预料的结果一样,可小光还是希望能找到谁都行,任何人都行啊!

小光神色落寞的离开镇长家,再度回到家中。

那张纸条依旧挂在自己的房门上,没有任何改变。

哪怕,风吹掉到地上,也好啊……

失魂落魄的小光抬起头,望向已经爬到正上方的月亮。

月光仿佛也在嘲笑自己。

来到马骥,随便骑上一匹马,虽然小光从来没有学过,但这匹温顺的老马还是放任小光在背上坐下。

由于小光从屋内抱出来的大量食物,老马还是很听小光的话。

一人一马,飞奔在月光之下。

小光没有任何指挥,也不知道怎么指挥。

但老马这辈子就跑过一条路,从小镇到大城的那一段路。

这座大城,叫做明光之城,至于隶属于哪个国家,小光还没学到这些地理知识。

城门,大开。

没有,守卫。

小光的心,凉了半截。

城里,很豪华,高楼林立,最矮的也有四层。

地面上很干净,跟大家说的一样,每天都有清洁工来打扫。

小光曾经只远远的看过城的外围,还没进过这座城。

但此刻小光已经完全没有心情来欣赏这一切了。

宽敞的大街上,只有马蹄声。

有的家庭点着灯,更多的则没有。

不过无一例外,全部没有人在家。

绝望,沮丧,恐惧,无数的负面情绪压在小光的心头。

只有手中刚刚起名为落云的小剑,还在给小光一点安全感。

而就在小光即将放弃之时,一道白影出现在小光眼前。

站在那栋全城最恢弘的建筑面前,一袭白裙,黑色发丝在晚风下飞扬,绝丽的背影映入小光眼帘,激起无数涟漪。

不过,小光心中只有一种情绪,那就是为还有人活着而兴奋。

小光跳下马,风一样的跑向她,嘴里喊着什么,却散落在风里,没能引起她的注意。

路上的一道坎,绊倒了小光,磕破了膝盖的他,望向那个背影。

很幸运的,她终于发现了小光,缓缓转过头来。

微闭着的双眼,两弯柳叶眉,直挺的鼻子,红润的嘴唇,仿佛世上一切美好,都聚集在她的脸庞上。

小光深吸一口气,大喊道,你没受伤吧?

完美的容颜并没有让小光产生什么动摇,现在他想的,还是害怕对方受伤,或者,她只是自己的幻觉。

少女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。

却依然没有睁开眼睛。

小光皱起眉头,强忍着疼痛,一瘸一拐的爬起,用最快的速度来到少女面前。

大概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少女,一直微笑地看着自己。

盲人吗?

一丝可怜之意油然而生,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“你知道其他人去哪里了吗?这附件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小光睁大眼睛,满怀期许的看着少女,可少女好像没听见一般,立于风中,任裙摆飞舞,没有任何动作。

无比疑惑的小光举起左手,想触碰少女,可突然一道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。

【他们都死去了。】

这股声音不是小光所熟知的语言,可自己却能完整的理解这句话的涵义,或者说,就是这个念头传入自己的脑海,而非这句话。

不过小光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些东西了。

死,这个字,占据了小光所有的思考。

怎么,会呢……

沙哑的声音从小光的喉咙中发出,“不,不,不可能的吧,你说笑的吧……”

绝望的眼神中,倒映着正在教堂顶端尖塔上空的月亮,皎洁的月光映衬着白衣少女的身影。

精致的小脸开始变化,微闭的双眸缓缓掀开。

一眼璀璨星辰,一眼空洞深渊。

小光的瞳孔急剧收缩,透视中少女的神情,希望和绝望交融,兴奋和失落错位,所有的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,仿佛都出现在少女小小的脸上。

什么,啊……

好像日月颠倒,天旋地转。

天堂和地狱在二人周围同时出现。

神圣和堕落,一同降落在教堂上空,洒下一片辉芒。

不能,再看下去了!

小光带着唯一的念头,拼尽全力用左手捂住双眼,不再注视少女的双瞳。

大口喘着粗气,小光只感到筋疲力尽,下一刻就想睡去。

诡异的少女,奇怪的城市,空无一人的小镇,还有本应该温暖的家,都无法激起小光的思虑了。

睡吧,睡吧。

该睡觉,了。

啪!

一个疯狂的巴掌扇在小光脸上,出手的正是小光自己。

右手紧握着落云小剑,现在小光可以确定了,毫无疑问,眼前的少女,就是一切诡异的根源!

略微清醒过来的小光死死的盯着少女,眼角余光望向这座宏伟的教堂。

按照故事中的描述,教堂是牧师的聚集地,而牧师所能够施展的圣光术在某种程度上等效于魔法,并且圣光术在教堂附近的效果会得到极大的增幅,而少女,必然是邪恶的一方,会收到教堂的压制,这样一来,教堂成为了几乎所有城市最后的壁垒。

那么也就是说,少女可能已经“攻下”了整座城市,正要攻向教堂?

小光将落云小剑攥的汗水直落,直视着少女,并尽力不去关注对方的眼睛。

仅仅是一个眼神就可能杀死自己,这样的对手自己恐怕不可能独自战胜,那么只有进入教堂,看看是否能够唤醒牧师,或者主教一类的存在,联手战胜她。

小光抿起嘴唇,双手握剑,双腿呈马步,蓄势待发。

而少女,只是微笑着,仿佛小光的敌意在她眼中,丝毫不需要在意。

小光深吸一口气,成败,在此一举!

左脚瞬间发力,给身体一个巨大的前冲,而刚刚膝盖受伤的右腿,只能勉强跟上身体的节奏。

少女依旧无动于衷。

小光一咬牙,将手中的小剑奋力掷出,射向少女的面庞。

然而,小光还只是一个早上才得到这柄剑的十岁孩子,所以小剑很歪,剑尖指向的是少女的左耳。

可少女只是略微偏头,小剑便径直飞过,啪嗒一声落在地上。

少女的笑容没有任何改变,可在小光眼中,戏谑之意愈发浓重。

就在小光即将撞上少女之际,少年的右腿猛的踏了一下地面,身形瞬间扭转,从少女的右方绕过。

不再假装右腿受伤的小光,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向教堂大门。

曾经勇者传说上描绘的情节,在自己身上上演。

当然勇者丢出的是圣剑,假装受伤的是断掉的左腿。

不过,这一场战斗,自己赢了!

教堂就在前方!

嘭!

教堂的大门被小光推开。

琳琅满目的彩色玻璃中,洒下银白色的月光。

一排排座椅整整齐齐的拜访其中,最深处的一个小桌子上,摆放着一本圣经。

小光用尽全身力气,大喊一声救命。

可是,什么都没有出现。

教堂中,也空无一人。

绝望,遍布心中。

小光跪倒在教堂之中,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什么,嘛……

勇者用这招来到魔王巢穴,救出了挚友,最终一同战胜了魔王。

自己,原来不是勇者,啊。

啪嗒,啪嗒……

少女踏着清脆的步伐,走进教堂,站到小光身后。

小光仰起头,那诡异的双瞳和瘆人的微笑,依旧挂在少女脸上。

【你不会死的,我答应过一个人,你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】

幸福?指所有认识的人都死于一旦?指失去所有希望,失掉所有方向?

玩弄人心的恶魔吗?

自己,只是在传说中,死于魔王手下的,普通人啊。

小光躺在地上,闭上眼睛,沉沉睡去。

少女第一次收起了微笑,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双颊。

小澪教自己,要以善意待人,看别人要面带微笑。

可是,你怎么就自己离开,了,呢?

小贼看向月亮,这里是自己做出那个决定后,踏足的第一座城。

其实附近的人们都还没有死亡,要是你还在的话,一定会阻止我吧?

小澪?

要是你出现的话,我可以让他们都回到今夜一切之前呢?

一滴泪珠滴答,落在地上。

小贼蹲下来,将自己缩成一团。

好想你啊。

无论要我做什么都好。

不杀人,不做坏事,不偷不抢,甚至帮助别人,救赎自己,都好。

只要,你,回来。

为什么你这么好的人,会被别人杀死,而自己就好好的活下来了呢?

这,是错误的啊。

零深吸一口气后,站起身来,走出教堂,望向东方。

眼角的泪痕依旧,小贼却不想去擦拭。

错误吗?

那就由我,来纠正吧!